他被誉为「打败艾滋病」的华人科学家,将毕生专利1元转让祖国,拯救3400万人

11-01 18:40 首页 酷玩实验室



酷玩实验室作品

首发于微信号 酷玩实验室

微信ID:coollabs


前一段时间

一条“强生宣布HIV疫苗临床试验结果:

志愿者100%产生抗体”的微博

在网络引发热议

不少人评论说:

“艾滋病疫苗来了,HIV要灭绝了”


可是没过多久

此事却被证实为夸大其词的假新闻

当时我的内心是这样的:


不过,大家对于

“艾滋疫苗乌龙事件”的热烈反应

正印证了人类对艾滋病的恐惧


目前,世界上

大约有3400万人感染了艾滋病毒(HIV

而且这个数字

还在以每年200万的感染者递增

然而至今为止

仍没有疫苗可以有效防止新的感染


难道艾滋病的蔓延真的没救了吗?

当然不是

一位华裔科学家

就被美国《时代周刊》称为

“打败艾滋的男人”



发明了针对艾滋病毒的“鸡尾酒疗法”

让成千上万的艾滋患者

几乎能达到跟正常人一样的寿命


然而,这种华人发明的鸡尾酒疗法

却无端地在西方受到质疑和非议

最终,何大一博士用事实

证明了鸡尾酒疗法对艾滋病的革命性疗效

使用这种疗法的患者

平均寿命达到71岁

与正常人相差无几


他更心系祖国,致力于中国的艾滋病防治

将鸡尾酒疗法的专利以1美元转让给祖国

让中国艾滋病的死亡率

从原来的45.7%降低到了9.2%


他就是华裔科学家——

何大一



蛋蛋姐查资料的时候

发现这个人实在是太牛气了

具体是怎么牛气的

大家来感受一下:


1996年,入选美国《时代》周刊“年度风云人物

2001年,获时任美国总统的克林顿,颁发的“总统国民勋章”

2006年,由美国加州时任州长施瓦辛格推荐入选首届加州名人堂

2010年,他被《时代》杂志称为“打败艾滋病的男人”

2015年,获得“影响世界华人大奖”


这上面的所有成就

都是靠他研究艾滋病的成果所获得的

他还是美国13所高校的荣誉博士

北京协和医院、中国医学科学院

香港大学、武汉大学、复旦大学

争相聘请他为荣誉教授


同时他还是台湾“中研院”院士

中国工程院院士

清华大学艾滋病综合研究中心

也请何大一出任主任


虽然何博士取得了这么多的成就

然而,他开始研究艾滋病

却源于一个非常偶然的巧合······


图:年轻的何博士


1981年,年轻的何大一

取得了哈佛大学医学博士学位

博士毕业的他到洛杉矶医院实习

没想到这次实习经历

竟改变了他一生的命运——

他接触到了一批艾滋病人


这一批病人,第一次把艾滋病的可怕

真实地展现在世人面前

大部分来就诊的患者几周之后就去世了

去世的时候都伴随着很多并发症

有些的人变得消瘦不堪,有些人失明了

病人去世的样子非常的恐怖凄惨


图:1981年第一批艾滋病患者的图像


这种迅速摧毁人体免疫系统

造成致命性内衰竭的怪病

随着时间的推移,迅速向全球蔓延

而且发病后的死亡率接近100%

得上艾滋病就相当于和死亡划上等号


在当时

没有人知道病毒是怎么产生、传播的

没有人知道这些病人是怎么发病去世的

当其他人都对艾滋病避之而不及的时候

悲天悯人的何大一博士不顾自己的安危

主动收集艾滋病毒,和艾滋病人接触

用实际行动

向艾滋病这个世纪死神宣战!


图:年轻的何大一博士


由于他是世界上最早认识到艾滋病

是由病毒引起的科学家之一

正是基于这种理解

何博士在1996年

研究出针对艾滋病的鸡尾酒”疗法


“鸡尾酒”疗法,顾名思义

就是像鸡尾酒一样

将不同的药物调和在一起治疗的方法

何博士在研究中发现

艾滋病毒在传播和繁殖的过程中

不同时期有多种不同的形态

而一种药物只能对抗一种形态的病毒


于是,他想到

针对艾滋病病毒感染人体的不同时期

用三种以上的药物同时治疗

可以最大限度地控制艾滋病毒扩散


图:何大一博士和他当时的研究图片


这种疗法公布后

立即轰动了整个医学界

《科学》杂志有文章表示

发明了“鸡尾酒”疗法的何博士

成为了艾滋病治疗的“游戏规则改变者”


大家都以为艾滋病从此就能得到根治了

社会各界都松了一口气


可是狡猾的病毒

比人们想象的更难征服


“鸡尾酒”疗法公布一年之后

何博士在接受治疗的患者身上发现

仍然有极少量的病毒隐藏在病人体内

消息一出,舆论顿时一片哗然

西方媒体立刻攻击道:

鸡尾酒疗法是失败的。


有什么理由不把你计算病毒的数学模式列入“垃圾科学”


西方媒体挖空心思

给“鸡尾酒”疗法泼脏水

制造新闻舆论的噱头


然而事实证明,鸡尾酒疗法

非常有效的控制住了艾滋病毒


3年过去了

接受“鸡尾酒”疗法的艾滋病人

仍然像正常人一样生活

普遍使用鸡尾酒疗法的国家

艾滋病人的死亡率已经下降到了20%


最早接受“鸡尾酒疗法的”实验病人

也出来为何博士站台:

“药物没有副作用,一点也没有。如果我只需每天服用两片药丸作为生存的代价,这已经很好了。”


有数据显示:

正常人平均寿命79岁

接受“鸡尾酒”疗法的艾滋病患者

平均寿命71岁

两者相差无几


也就是说:

只要艾滋病人积极地接受“鸡尾酒”治疗

就能拥有和正常人相差无几的寿命


图:被报道的何博士


所以,何博士的“鸡尾酒”疗法

是目前控制艾滋病最有效的办法

它让艾滋病从等同于死亡的病魔

变成了“可控疾病”

虽然不能完全治愈艾滋病

却给艾滋病患带来了生的希望


因此,1996年

何博士被美国著名的《时代》周刊

评选为年度风云人物

原先诋毁辱骂何博士的媒体舆论

也纷纷变成了赞许之声

时代》周刊中这样写道:

“当有人在制造新闻时,有人却在改写历史。”


图:何博士和《TIME》


然而何博士不在意这些

他心里装的是祖国的艾滋患情


早在90年代初期

何大一就曾多次建议中国政府

重视艾滋病的防治工作

那时中国的艾滋病还不到1000

然而到了1999年

中国的艾滋病人急剧增长

达到了数十万


忧心忡忡的何博士

决定在中国展开了实实在在的工作

为中国亿万同胞进行艾滋防治和宣传


2000年他回国考察

亲赴云南、贵州、湖北等地之后

中国的艾滋感染病情

让他难过落泪:


他还看到了很多艾滋孤儿

如此年幼就失去了父母

有些孩子还有爷爷奶奶在身边

但大部分孩子没有


因为携带艾滋病毒

他们生活在极度贫穷、惨淡的环境下

被很多不明就里的民众歧视

何大一博士说:

我想,当人们看到这些孩子时都会流泪的


于是2000年,何博士和他的团队

在艾滋病情较为严重的云南

建立了诊所、病毒实验室和免疫实验室

并为80名艾滋患者进行免费的治疗



按照国际惯例,“鸡尾酒”疗法

倾注了何博士大半生的心血

他不管是拿来申请专利、还是用来赚钱

都是无可厚非的事情


但是,何博士看到国内许多的艾滋病人

由于家庭贫困

根本无法支付医药费后

他毅然决定

把自己研制成功的“鸡尾酒”疗法

和其他艾滋疫苗的成果和专利

以每年1美元的象征性收费转让给中国


他还自掏腰包,资助艾滋孤儿

连续四五年

何博士每年都要为中国进行的项目

筹集200万美金的资金捐助

仅仅是他资助的阜阳的艾滋孤儿救助协会

目前有400多名艾滋孤儿接受援助


可是这样还远远不够

何大一说:

“中国面临严峻的问题是缺乏艾滋病专业医生,特别是在治疗方面。中国如果计划设立50至100个艾滋病治疗中心,每个治疗中心至少需要一名专业医护人员,现在远远不够。”


于是,经何大一牵头

克林顿基金会与云南省签署合作

为云南培训医护人员

和实验室技术人员共150人

图:何博士建立的实验室


在何大一的艾滋病研究中心

有近三分之一的人员来自中国

除了研究推进艾滋病防治的新进展之外

他们还有一个连带的责任:

把关于艾滋病防治的最新成果

带回祖国实施


何大一说:

我很欣慰的看到,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、清华大学、香港大学等地的艾滋病研究机构的负责人都是我的学生。



可是仅仅是在科研和资金上

帮助缓解艾滋病情

还是远远不够的

艾滋病防治中最大的困难

是普通人对艾滋病的误解

以及对病人的歧视


为了引起中国普罗大众对艾滋病的重视

消除对于艾滋病人的歧视

2003年11月

何博士邀请美国前总统克林顿

参加他在清华大学举办的

中国第一次艾滋病高峰会议


在会议进行过程中

一位感染艾滋病的年轻人人意外入场

何博士灵机一动

让克林顿总统将这名艾滋病青年请上台

并与这个年轻人的握手、接触


图:克林顿来华参加艾滋病会议


克林顿的举动在中国引起了巨大反响

大家开始意识到

艾滋病不会通过接触传播

人们对于艾滋病人歧视有所冰释

何博士这才意识到

媒体是宣传防治艾滋的突破口


于是,他倡导并发起了中国艾滋病防治行动

还专程从美国飞抵清华

与中国防治艾滋病公益大使濮存昕一起

联袂出演预防艾滋病公益广告



在2004年何博士还邀请了

在中国家喻户晓的球星姚明

和艾滋病毒携带者

NBA球星“魔术师”约翰逊一起

合拍了预防艾滋、消除歧视的公益宣传片


这些公益片的传播

减轻了公众对艾滋病人的恐惧和歧视

推动了中国全民抗击艾滋病的进程

把这条象征着关爱生命和希望的红丝带

传遍了中国大地


图:姚明和艾滋病毒携带者的公益广告


何大一博士抗击艾滋的步伐从不停歇

几乎每一年都有新的惊喜


2005年,何博士

阻断母婴艾滋病毒传播的计划

引入中国

中国试验点的母婴传播率

从30%降低到了2%


如今60多岁的何博士

从1981年开始接触艾滋病病毒

已经与艾滋病斗争了34个年头

而他多年的努力也颇有成效


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数据统计

从2002年到2011年

我国艾滋病的死亡人数不断下降

死亡率从原来的45.7%降低到了9.2%

图:从2002年-2011年,中国艾滋病死亡率逐年递减


这相当于挽救了中国1200万人的性命

这都是何博士的功劳啊!

《时代》杂志也因此称他为

“打败艾滋病的男人”


然而面对这些成果和赞扬

何博士只是微笑说:

“中国是我的祖国,我能把在美国所做的这些事情带回中国实施,是我对祖国最好的回报,我因此感到满足。”


图:何博士被病人亲吻感谢的温馨画面


不过,目前的学术界普遍认为

艾滋病没有根治的方法

“鸡尾酒疗法”虽然可以控制病情

但是仍然无法治愈艾滋病


然而让蛋蛋姐最感动的是

何博士也明白并理解这一点

但是他仍然坚持战斗在防艾的第一线

他说过这样一句话:

“哪怕艾滋病永远无法根治

我仍会为之奋斗终生”



这种“知其不可而为之”的精神

我想就是理想吧


在人类历史上

曾经出现过无数疑难杂症

就在几十年以前

人们甚至认为胃溃疡也是绝症

而正是因为有何博士这样的人存在

人们才攻克了越来越多的疾病

其实所谓“绝症”

不过是人类给自己有限的医疗水平

划出来的界限

而界限就是等着人们去打破的


我相信,总有一天

人类也会攻克艾滋病

而之所以那一天会到来

是因为像何博士这样的医生、科学家

从没有放弃过这件看起来不可能的事


因为何博士的存在

人类攻克艾滋病才有了些许的曙光

而这一点点看起来微弱的曙光

却是全世界3400万艾滋感染者

生的希望



酷玩实验室整理编辑

首发于微信公众号:酷玩实验室(ID:coollabs)

如需转载,请后台留言。

分享给朋友或朋友圈请随意

参考资料:

《中国科学报》 (2015-04-03 第5版 人物)

美国中文电视谭林对于何大一博士的视频采访报道


首页 - 酷玩实验室 的更多文章: